Articles

Find More  

穿越印度领土

在马背上,我告诉他们想象我在马背上回到波士顿,一件超大的羊毛大衣,让自己变得温暖起来,老式的马匹箱子被压成网状和织布状,我告诉他们我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回家,因为我喜欢在旅行时停下来,拉过来休息一下,马上掉下什么东西,那些我想象不到的东西,烟囱式的人在马鞍上打鼾,滑过马的恩典的边缘,他们的怜悯,原谅那些忘记领土之间的界线是由谁没有语言的地方的末端或土地开始的幽灵的肉,或为什么有一个马等待

Continue reading